"天大地大間,我看到一顆顆真情待被發掘,只是冷傲的都市早已讓人們似乎忘了熱情..."

這是朋友(DEAR阿維)在他的信裡的幾個句子,說的是他生日當天一個人遊走在台北街頭的寂寞心情。

他生日當天我跑上阿里山,總共在山上的鄒族達邦村待了三天,回來之後一直有股強大的衝動想寫點兒東西,記錄這一趟滿滿的感動和一些些畫面,看到他的MAIL裡透露出來的困頓後,決定就從這裡當個開頭吧。

我們總說有時間該出去走走,甚至說要接近接近大自然,但大部分時候多是流於空談,好像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或有其他更多放自己一馬的理由,最後讓自己繼續沈陷在城市的名利、物質、甚至某些不實際的慾望裡,藉購物、藥物、電視和其他的東西麻痺自己,或是把自己架設在一個自己都說不通徹的情境,然後靠發發牢騷或存摺裡或快或慢的數字消長讓日子繼續過下去,當然這只是一種極為粗略的生活描述,並且極可能只是像我自己這樣從小少離開都市的一種貧乏的生活狀態,但請你稍稍想像,自己有沒有哪部分真的跟這樣的型態有重疊?如果完全沒有,恭喜並且羨慕你!如果稍稍動搖了,別麻煩打包行李,馬上找個機會上山走走。

禮拜天大約傍晚到達達邦村,進去朋友(少卿)乾媽的房子,乾媽約莫五十來歲,鄒族媽媽,接應我們同行的三個人進門後, 就轉身開始做飯了,我們三個因為開了好幾個鐘頭的車子,坐在客廳休息一下,一開始的陌生多少心底暗自小尷尬了一下,找個理由被少卿帶去逛了一下村裡的集會廣場,先領略了一下山裡傍晚涼意的氣候和絕對清新的呼吸,回來路上被介紹第一個鄒族朋友﹍小平,三十左右的一個大塊頭,"原始林"樂團的樂手,坐在他家門口聊了快一個小時,知道了少卿和別的朋友之前幾次跑來玩鬧了多少笑話,因為對方的自然和幽默,開始漸漸卸下心防而感到自在。

終於回到乾媽家吃晚飯,現殺的土雞、隨採隨吃的野菜、沒話可說的鮮甜筍、河裡現抓現煮的鮮魚……,豐盛的晚餐才結束,重點節目正式上場……。半打陳年茅台上桌!和著開水慢慢喝,倒還撐了好一會兒酒意才漸漸燒上來,這下人也完全放開了,跟著一桌子的人一起聊、一起笑,有乾媽、乾媽的親兒(A Vai)女(小美)、媳婦(小鳳)、兩個調皮到不行的小朋友和黏小鳳黏得很緊的一隻台灣彌猴寶寶(momo),晚一點小平也來了,還有少卿一直強調長得像極港星王敏德的舅舅(Mo)也終於現身,嗯......有像,但沒那麼像,好嗎?可是,真的是又帥又壯又酷又幽默又NICE又……,以前可是莒拳的儲備國手,還被警察特種部隊欽點過,那天晚上看他隨便幾根手指不花什麼力搭在少卿的手上就讓在台北一向裝酷擺帥的少卿滾在地上哀哀求饒,重點是,帥哥結婚了!老婆最近剛懷第二胎……唉 俊男美女們,同聲嘆息吧!坐在一邊不太說話的乾媽突然出聲,鄒族一定都由長輩幫晚輩取名字,她決定幫我取一個鄒族的名字,居然也叫﹍Mo!"他們說"都是一些高高帥帥的,通常還是獵人被取這個名字,倍感榮幸! 喝到半夜約兩點,總算酒足飯飽,沈沈睡去......
  
第二天一早八點被太陽亮醒,精神出奇的好,不是該有個宿醉什麼的嗎?倒是另兩個人百叫不醒,吃完早餐,就搭A Vai的白貨車先行上山去他們的菜園,貨車沒車頂,就站在載貨區,抓緊前座頂上的扶竿,避免被顛下車,還要隨時低頭,免得被迎面匝過來的垂枝打到,根本不用花錢跑遊樂園,這樣比那裡更有趣得多還有迎面奉送、完全免費的新鮮空氣和高山美景,到了菜園上面的工寮下車,工寮裡的五隻狗和三隻貓一股腦衝出來迎接,小鳳說很多大老闆和旅客都捨棄休閒旅館、特別喜歡窩在他們的工寮裡,再聽A Vai說每隻貓狗的身世和鬧過的笑話,譬如一隻從小被送到城市,後來因適應不良又被送回來的土狗,因為聽不習慣大自然的聲音,所以一有風吹草動就衝出去帶頭狂吠,包括蟲鳴、風吹樹葉響…,其他幾隻每每被騙,牠自己卻是每次若無其事第一個晃回來躺平,終於有一次又無故帶頭亂叫,被生牠的母狗衝上去狠狠教訓了一頓,呵呵,還是要有點家教啊!

然後下去到他們的菜園,這一季種的是青椒和辣椒,另一頭還有一些乾媽種的甜玉米,小美和小鳳先下去忙了,A Vai找了個樹蔭、搭起桌椅,泡高山茶招待我,喝一小杯茶,坐擁滿山翠綠,頭頂上藍天白雲輕輕浮移,耳邊蟲鳴鳥叫輕響,身邊有山頂微風輕拂,就感動了!就這麼簡單!感激自己竟然有這樣的福份坐在那裡享受一切! 聽A Vai說兩年多前放下在台北的警官身份,回到山裡來當農夫前的一番心理掙扎,當初警官工作正好遇到瓶頸:事多假少,幾乎沒有私生活,長官刁難又居功,拼命卻得不到肯定,破案率高仍是滿頭包,因是家中獨子,想回山上接管家裡菜園,但一看因荒置長久而長滿看似沒邊比人高的笀草,讓人望之卻步,倒是小鳳鼓勵A Vai選擇過真正自己的生活,並且答應願意陪他一起吃苦,終於A Vai放掉累積了十餘年的警官生活,領了(才)5萬多元的"退恤金(?)",回到山上墾地種菜,想像不到當初那麼一大片比人高的笀草,他們才幾個人得花多少的時間和力氣才開墾得出那片菜園?可是看他們現在期待收成的神情,想像那種憑勞力掙來的絕對實際的生活形式,好實在! 我並不是要推翻物質社會帶來的便利和好處,但在這裡我發現對物質的慾望降得好低,當然在山上一定有他的不便之處,譬如聽說他們家裡二月申請電話,到現在還是沒看到電信局的人來,不過可以發現他們在說這件事的時候,態度上輕鬆和善,一點也不計怨什麼(的樣子)。

午飯時間,終於另兩個人睡醒了,自行開車過來會合,飯後A Vai開車載我們往帥Mo的菜園串門子,他那兒還有另一個年輕的帥Mo在幫忙,Mo種的是"朝天椒",一種沾上嘴唇就讓你麻上半小時的特辣辣椒,到的時候Mo正好要睡午覺,我們老實不客氣把他挖起來陪我們泡茶聊天,插個話:就這個時候,小弟我突然迫切想方便,並且是比較"麻煩"的那種,還在左顧右盼找廁所的時候,被他們一眼識破,要我直接找菜園比較邊邊的角落,與大自然"合而為一",大家也知道,急的時候顧不得那麼多......

過程比較驚險,光是兩隻不知名在身邊盤旋久久的大飛蟲就夠讓我嚇的了,但再回味那種所謂"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的滋味還挺有趣。

再晚一點,A Vai開車載我們往更高的深山裡跑,看起來像是人跡罕至的所在,但他們還是分得出哪塊地是屬於誰的,沿路為我們解說,這時候山嵐愈來愈多,繞在層層疊疊的山巒間,好看極了!尤其特別的是,可以親眼看到白白的山嵐像乾冰一樣飄進窗裡來,傍晚再回A Vai的工寮準備吃晚飯,聽說要烤肉,被帶到河邊搬木頭回來,到了河邊,A Vai拿了電鋸開始給河邊的一根已經斷根的大木頭截肢,後來才知道那是檜木.....

喂!檜木耶!拿來烤肉?!好奢侈的享受!

搬木頭回去的路上淋了一場雨,正好生了火可以取暖,烤肉不是像想像中那樣先把肉切片、拍鬆、醃好他們是三大塊(約35x15x2cm)帶皮豬肉抹鹽直接丟到火盆上的一大片鐵網上烤,吃原味(當然吃的時候要切嘍),烤好就色香味俱全了。

飯後到了輪酒時間,沒什麼遊戲規則,就是一個酒杯,一個接一個輪流乾杯,還好還有乾媽、另兩個Mo好幾個人在圈子裡,不然一大箱瓶裝台啤不知道每個人得分多少的量,沒幾輪下來我又茫了,沒注意天也黑了,奇怪,沒人告訴過我原來喝茫之後看天上的星星會特別多、特別亮!呵呵!

回村子裡有人建議去卡拉OK唱唱歌再回家,開玩笑,原住民唱歌當然要去領教一下嘍!

到了卡拉OK發現正在休息,但他們也知道去附近哪裡找到老闆娘,她就會來開業,夠隨性,夠敦親睦鄰,老闆娘是隔壁村另一族嫁過來的公主,是真的"公主"唷!當了老闆娘,熱情款待是當然的嘍,罐裝台啤又扛了兩箱來,這下我真招架不住了,前面還清楚穩定唱完兩首歌,再來就不知道自己在鬼吼什麼了。

不過在過程間有件事情清楚記得:在少卿的起鬨下,我也正式拜了乾媽!堂堂坐上老三的位子!反而親生的老大A Vai,在年齡排行上硬是被擠成老四,乾媽人真的很好,話不多,悶頭做事,但只要靠近她身邊就有機會知道她有多溫和慈祥了;回頭想想我的親媽......唉!不提也罷,熟的朋友就知道怎麼回事。

吐了三攤之後,實在醉得沒有行動能力(雖然意識仍然清醒),居然被一個女孩子給扛回乾媽家,昏睡…

最後一天了,醒來之後難受得很,是宿醉嗎?

不懂,頭一次醉得那麼厲害,渾身無力,還是想吐,挖了半天也沒有幫助,小美慫恿我再喝一杯會很有醒酒效果,天哪,饒了我!可是才說完,他們真的又扛了一箱啤酒開始幹起來!真的謝謝再聯絡,我躲回房間繼續睡回籠覺,撐到中午才真的起床。

起床第一件事就要求洗澡,各位同學請注意!上山直到現在我才第一次碰到自己的行李唷!

沒錯!前兩天我都沒洗澡,我本身還算是蠻愛乾淨的,但在這裡一切隨性,洗不洗澡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換不換美美的衣服也沒人理,手機反正也收不到訊號(嗯......只中華電信還可以),這就是一開始叫大家不用麻煩打包行李的原因了,洗完賴在客廳沙發上看DVD,宿醉沒退,動都不想動。

但過了兩點還是被拖出門,說是要去他們的"秘密基地",這個下午的成員組合大概只有乾媽和小美是之前見過的,其他人又是一批新認識的朋友,各種輩份的都有,但每個人都跟之前認識的任何一位鄒族朋友一樣熱情大方,所謂?秘密基地"其實就是另一個工寮,只是這個工寮的規模比較大,包括一個開放式的工作區兼廚房,還有雞圈、魚池和一個豬圈,裡面養了四頭山豬,各位同學,山豬可不比一般豬唷!山上打獵遇到山豬是要逃命的,因為牠的體型特大,性喜攻擊,被牠的獠牙頂一下可是會開膛剖肚的!

我們先在魚池邊釣魚,哪種魚我不記得了,不過他們說那種魚非常珍貴,巴掌大的一條就可以賣個好幾百塊,釣的過程中他們絕對遵守一個概念:只留大魚,釣到的小魚苗一定放生;再晚一點又是另一攤吃野味、灌啤酒、大聲笑、大聲唱......細節我就不再詳述了,我好不容易找到必須身任回程司機的理由全身而退,沒沾到酒,值得一提的是乾媽這一天裡跑到哪都一直握著我的手,照顧我的態度讓我倍感溫馨,等我們要離開的時候,趁一個四下無人的空檔,私下塞了幾千塊錢給乾媽,算是這幾天寄宿的食宿費,乾媽推了好一會兒不願意收,還自責這幾天沒好好招呼我們,就在我們上車坐定、準備出發之際,乾媽緊緊握著我們的手,泛著淚叮嚀我們有空自己找路回來,面臨這樣的分離場面,我真的不願意抽手離開......

回來一個禮拜了,還是想念鄒族朋友們的純真、友善和熱情,原本只想隨便寫一點東西,跟大家分享這一趟旅行精神上的收穫,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可以想見懶惰如我,一定真的心有所感才寫得出這麼一大篇,只是拉拉雜雜,毫無文筆,Sorry如果你真的看完了,希望能挑動你一點點上山走走的慾望或念頭。

(原載於瓦舍現世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weihuang 的頭像
shiweihuang

優質演員黃士偉

shiwei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